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20

心如明鏡台

身如菩提樹,心如明鏡台。

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自二當家去了台灣後, 多了時間思考人生, 二當家本身就對哲學等有興趣, 尤其對人生中的種種煩惱感到興趣, 希望得到解答/解脫, 在不斷思考, 提問, 討論後, 人生突然有頓悟, 雖然並非甚麼大澈大悟, 但腦內卻湧上一種「心如明鏡台」的感覺, 以下是我的分享。


宗教/道德: 

宗教最大的好處就是導人向善, 制限住我們的行為, 令我們有道德規範, 不至於離經叛道。「道德」本為「法律」之上(情理法), 為人定立更高的標準, 而「道德」是來自於我們的宗教影響(價值觀), 亦是每個地方運作的基礎及文化的底蘊。 人, 信自己是比動物的地位高, 所以才不同意動物的某一些行為, 例如弱肉強食等。而這套標準是來自大家所認同, 沒有執法單位, 例如在日本, 小孩子在JR哭鬧在日本是一個不禮貌的行為, 孩子的父母搞不定的時侯父母就要下車。當然, 有些人覺得小孩哭鬧也是沒法子的事, 日本人最多報以一個白眼, 因為這個不是「法」所能管的事。但當人把自己看得很大, 只管自己而把別人的「道德」也不以為意時, 這套系統便會被破壞, 大家可以看看「破窗效應」。所以道德其實是很碎弱, 很靠每個人的自我管制。


金錢是萬惡/利益

現在很多人都很在意數字表現, 例如公司的財務報表, 個人的績效評核等。連總統的表現也能用股市升跌去表達, 你說怪不怪。大在意數字上的表現, 其實我們失去的會更多, 例如科技的出現令到很多盜版出現。 用電影來做個例子, 因為收支沒法平衡, 電影公司唯有減低出產量, 也減低每部戲的預算, 到最後看電影的人是可以免費去收看電影, 但電影的質素及選擇慢慢減少。又例如在環保的議題下, 很多都是只能投入沒有回報的, 只著眼於數字上的跳動, 其實令到很多更有意義/或有長遠利益的事沒法達成。免費的東西, 很多時也是最貴的。


自由很好, 但沒後果的自由很可怕。

自由的確很重要, 但我們以往學的自由, 是「以不妨害他人的自由」為前題, 這個或許已經太不合時而。在網絡上, 我們可以做酸民, 可以做假新聞, 可以把自己覺得不滿的事件放在網上讓人審判, 這些過程都沒有「權威」的介入, 所以網上言論是近乎不帶有任何後果, 也不妨害他人的自由。但這些言論往往會影響到其他人的想法, 甚至傷害別人, 在科技沒有這麼發達的時候也有造謠生事, 而造謠是帶有法律後果, 但今時今日好像只要是我想分享的, 基本上是沒有界限, 而且網上的世界也沒有「道德」的規範。沒有後果, 沒有道德規範下的世界很可怕, 就像是潘朵拉的盒子一樣, 把人最醜惡的一面都表露無為。


信任

「人無信而不立」 我們的生活就是建位在信任當中, 例如手上的紙幣, 甚至商業合約等, 也是基於信任原則。建立信任很難, 但破壞它很容易, 以前的新聞是求真, 求準確, 求客觀, 今日的新聞是求快, 錯了, 也是小事情。很多有心人便用單一事件, 或數個單一事件去破壞整個信用系統。 例如有宗教人員犯案, 是否代表整個宗教的人員都是罪犯? 這種以偏慨全, 以人性的弱點去攻擊, 有人認為這是「戰略」的一種, 是必要的, 太理想主義 (左)就會膠。但二當家則認為貫徹自己所信的, 比達成目標更重要。


這只是一些思想上的分享, 因為投資上真的沒什麼可分享, 11月選擇前後都係大風大浪之時, 大家坐穩。


祝各位中秋節快樂! 

Monday, September 21, 2020

小生意: 又暫緩了........談談我在台灣遇到的經歷

 

二當家已經半個月沒有更新, 說實在的是沒有什麼好寫, 中美關係天天在變化, 台海局勢也變得緊張。友人的圈子裡已經在談台灣會否被武統, never say never, 作為蟻民最多都係儲下糧食, 仲可以做D乜。但二當家心裡覺得台灣至少還有台積電, 對老美來說還有被利用的價值, 雖然台積電被邀去美國開廠, 但另一邊廂已經在計劃 2納米的生產。老美要打擊華為, 總不能讓製造芯片落入別人手中, 這個是二當家的想法。

說回小生意, 對, 小生意又暫緩了, 二當家原本的想法是把台灣的產品送回香港賣, 利用自己在台灣的便利做 sourcing, 但前陣子看到了二百個警員衝進壹傳媒的辦公室便完全對香港失去信心, 沒記錯搜捕時間點是在林鄭被老美制裁之後。二當家也不喜歡毒果, 但這樣高調地大搜捕, 並以「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等罪名拘捕黎智英, 危害國家安全都可以保釋? 是證據確鑿還是擺擺姿態, 大家可以自行思考。

說回主題, 二當家在台灣一直想做小生意, 並聯絡了數個供應商, 甚至面談, 在一個陌生既國度去做生意其實真係唔易, 因為摸唔熟台灣人既習性。例如我要找一些 freelancer 作外包, 二當家按照要求篩選了5, 6 家要求報價, 自知預算少, 所以已經在不同方面作恊調, 以下是我得到的回覆。

Freelancer A: 軟硬體開發的整組方案, 預算最便宜的超過二百萬台幣

Freelancer B: 目前工程師的案件較多, 而您的案子預算不多, 可能要延後, 請見諒

Freelancer C: 您的要求已經收到, 我們討論後再回覆.......................沒有再回覆了

Freelancer D: 您的要求是 XXX 跟 YYY 嗎? 回答: 是.......................沒有再回覆了

Freelancer E:  可以安排個視訊嗎?


對二當家來說, Freelancer A 的對答是最有價值的, 因為不單只是拒絕, 而且他也提高了一些資訊, 但作為 Freelancer 接二百萬台幣既 job? 個價會否高左少少? Freelancer B 是婉拒, 即不直接地拒絕, 唔知如果我話我個 project 唔趕時間佢地又會否接我單 JOB, 我估應該唔會。Freelancer C 同 D 都係沒回覆型, 作為做生意, 其實收到 RFQ 沒回覆個感覺好差, 不過我都明好多台灣人都係唔憂做, 香港人我覺得始終都係愛錢, 接到既 job 都會盡量接, 唔接都會報個天價。Freelancer E 就最台灣人, 要有聯繫至開始合作, 而呢個聯繫係要用交談去開始, 單單電郵等聯絡方式並不足夠。

而大當家都有聯絡過不同的廠商, 她看的主要是飾物配件類型, 記得有一次大當家看到一間老店, 幾十年都只賣一樣產品, 大當家覺得個產品都幾得意, 想引入香港又或者放上網賣, 但原本既設計有點老土, 便聯絡廠商問問能否客制化, 回答當然是 - 不能。 有時候我們也會想, 是真的不能客制化, 還是要大批生產才可客制化? 如果是要達到一定數量, 也可先提出來, 而不是封門落閘。

究竟是二當家做生意既經驗少? 定係真係未適應台灣既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