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2, 2021

心魔 - 夢的威力 - 1183 澳能建設

 


話說有個炒股朋友, 聽到網台推介隻 1183 澳能建設,  又介紹我炒下, 二當家見個市咁旺, 就小注炒一下。

電動車概念炒到飛左天, 帶來周邊既充電設備都升到飛天, 呢隻 1183 由 1.X 升到 2.X, 二當家入果陣3蚊唔到, 到今日已經升到 7 蚊。二當家係5蚊左右已經落晒車。呢隻股只係出左幾個 MOU, 中左幾單標 (幾千個充電車位), 但因為係同內房合作, 又引來無限遐想, 要估值真的很難, 就算係帶頭炒果位小姐 (YOUTUBE 搵小炒王 1183), 個估值都不停定變, 一開始目標係4個幾, 之後50億市值, 宜家話望 100億市值。

點解篇文叫心魔, 因為二當家又想落場炒, 突寫此文提醒自己. 長赌必輸, 羸左少少好收手啦。



Wednesday, February 17, 2021

左腦與右腦

 



近來參加了AC兄的群組, 裡面真的高手如雲, 多得飛鳥兄邀請才有幸參加了這個非常有養份的群組。

組內的討論,  大多不是講號碼, 而是不斷的挑戰及啟發不同的思考, 當中近來我覺得最有意思的便是一個左腦與右腦的討論。二當家是一個非常喜歡用左腦思考的人, 最愛數字及哲學等邏輯推理分析, 俗稱計死數既人。但在投資路上, 只靠其中一邊的腦來買股票注定是無運行。

最明顯的例子要揀股票時, 二當家喜歡計算價值, 例如用P/B , P/E 等來篩選, 但很明顯這個方法現在不太work, 因為信息太透明, 財報內的資訊是公開的, 只看數字, 電腦可比起我們更快更準確的作預測。正所謂不恥下問, 我把我的疑惑在群組內發問, 數位師兄在組內也分享他們的「尋找股票」及「操盤」手法, 而這兩方面正是二當家非常缺乏的。

先講「尋找股票」, 其實在小薯兄在youtube 中談及首程已經有提及, 他們除了財報外, 更重視的是其「跑道」是否夠寬, 是否合乎國情, 是否有上升/炒作空間, 甚至未來有什麼爆發點/增長點。 這些想法很多時候也不是用邏輯分析可以習得, 因為邏輯分析很多時候是依靠經驗, 這些「故事」很多時候要靠不同的「點」連在一起再組合為一個故事, 最後這個故事是否 Juicy, 是否 realistic, 這些都要靠自己的功力, 況且市場也不一定 buy in 這個故事。 

另外就是「操盤」, 假如你買左隻股票, 但第二日就跌緊 7%,  究竟應該越低越買 (加注), 還是應該先行賣出, 待機而定? 其實個個師兄都有不同方法, 像 TSLA, 有人每次一回就買, 但有些股票就越跌越買, 越買越跌, 無限輪迴。「操盤」好多時候都係講感覺, 並沒絕對的對與錯, 市場上既熱錢喜愛炒邊隻股, 炒幾耐, 炒咩題材, 好多時候都係感覺黎。 尤其係近呢幾年中資股越來越多, 一個國策已經可以炒爆, 二當家自問對國策真係唔多熟, 所以只能認命有些錢係賺唔到。


總結以上經驗, 二當家發現「開放自己的腦袋」很重要, 二當家是懷疑論者, 很多事情都先以風險先行, 拒絕接受新事物。打個比如, 例如會幾年前懷疑 TSLA 能否打贏眾車廠, 懷疑 BITCOIN 的認受性, 懷疑 social media 的威力等等, , 雖然這些懷疑可以令二當家避免了很多的陷阱, 很是亦錯失了很多的機會。二當家最大的問題是因為懷疑而不去了解, 只相信財務上的數字, 而事實上理解得越深, 便會對該技術有個信念, 這也是為什麼有人會說 TSLA 是一個宗教, 但這個宗教當然不是靠「吹」出來, 要入教, 首先就是要了解這個品牌的技術, 為何只有他們做得到, 公司的願景是什麼, 執行力又如何, 道聽塗說不如自己深入理解。看了小薯兄對首程兄的分析, 及飛鳥對台積電的分析, 又再次刺激二當家發奮圖強!

近來 Clubhouse 又紅起來, 二當家的直覺便覺得這是曇花一現, 俾著以前既二當家, 連下載也不會。但為了理解其「熱」起來的原因, 二當家要改變自己, 成為一個 「Yes Man」。

而如何將自己的右腦發揮功用, 將會是二當家人生的一個課題!







Monday, February 8, 2021

我隔離了 28 天 (二)

 

香港隔離 14 天

在酒店睡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的時候便整理一下行李, 等電話通知。約11時左右, 便收到電話通知可以離開, 而酒店外亦已經有的士等著隔離人仕回家。如前文所說, 幸運的是二當家從台灣回港還是可以「居家隔離」, 若從其他地方回來便要居住隔離酒店, 對二當家來說在酒店隔離真的是超級痛苦, 因為沒辦法食到住家飯。

久久未回香港, 第一個感覺便覺得香港很像一個未來城市。在的士內, 外面很多高架橋, 很多地方也有工程在進行。在台灣, 高樓大廈不多, 而且很多東西都是舊舊的, 我常常跟大當家說, 台灣很像 30年前的香港。今次回香港, 我是住在朋友家中,  大家已經相識多年, 同住也不會有太多問題。這14天我還是要 work from home, 所以對二當家來說, 時間真的過得很快。

二當家的隔離生活便是早上開電腦, 邊工作邊食早餐, 三個多小時後便到 lunch hour, 打開電視跟太太看<全民造星>,  不亦樂乎。看完後才食午飯, 才回到電腦前。去到 4~5 點 如果清晒D 野, 就開始打下機, 睇下 youtube, 基本上二當家係果段時候係完全唔睇市...

食果方面, 主要都係靠自已煮同朋友接濟, 雖然都有用 UBER EAT 同 DELIVEROO, 但自己對外食真係無乜興趣, 而且仲覺得勁唔環保, 香港既垃圾分類又無台灣分得咁細, 每次食完都有一堆餐具同罪疚感。晚上的時間最易過, 看看電視, 同朋友吹下水, 喝個酒便到深夜。隔離期間我們都沒有叫人上們探訪, 始終疫情期間, 大家小心一點。

轉眼間便到第12日要交第二次樣本去化驗所, 如果要用貨運公司送樣本的話至少要早一天預約, 二當家就是因為大安旨意咁諗住即日預約都可以, 點知最後間間都話唔得, 最後要麻煩朋友去交 SAMPLE。如果無問題, 14日後就可以剪手帶出關.........

Wednesday, February 3, 2021

定息產品回顧

 


二當家平時真係太懶, 今日坐低回顧番上年既定息/高息產品表現


BOND

最高峰時期二當家手持13隻bond, 債券最大既問題係不確定性, 一黎債券係單一買一間公司, 當公司業務唔OK果陣債價就非常波動, 二黎交投唔多, 價差非常大, 三黎發得高息債券既公司好多時都係財政上有暗病, 四黎主導權好多時都唔係自己到,  話 CALL 就 CALL, 五黎多為外國公司, 有少少隔山買牛既感覺。

可幸的是未遇到 DEFAULT, 就算 CALL 都係 above par face, 二當家手上就有4 隻債券在上年被 CALL, 而資金回流後又要再搵另一個投資物。而上年跌得最勁既兩隻就係 AMC 同埋 MNK, AMC 都可以話非戰之罪, 疫情邊個估到, 同埋都仲未駛認輸。 但 MNK 已經申請破產, 網上D 人都話 MNK 其實應該有得救, 但管理層就放棄。如果買既係香港買股票, 可能都會睇下個老闆係咩人, 但買美國股, 好多時都唔知坐庄既係邊個, 性格係點等等, 呢鋪等 MNK 完成破產後再睇下收得番 D 咩。


Called
CC 6 5/8 05/15/23 1AB4
FET 6 1/4 10/01/21 VAB6
TUP 4 3/4 06/01/21 6AC8
GNW 7.7 06/15/20

Sell
LB 6.694 01/15/27 7AQ7


Preferred Stock / Baby Bond

Preferred stock 其實都同 BOND 有類似既問題, 有跟開既都應該記得 HSBC.A 同 HSBC.B 當年回收風聲鶴唳, 比BOND優勝既係有D大銀行都會出 preferred stock, 收益率一樣咁高但公司質素性高好多, 假如你買果陣係 under par value 的話😋。 但以債權黎講, BOND 又安全過優先股, 再者, 同樣係優先股但係分N咁多類, 又有分有無抵押品, 又有分 Senior 同 Junior,  Sencured 又 Unsecured, 無事果陣梗係單睇回報率, 但有事起上黎呢D 咁既 terms 就係用黎分拋售次序。

有興趣既朋友可以睇番風兄, 花師姐既文章。


CEF

CEF 就相對簡單, 但其實又不簡單, 感覺上基金公司應該會比較穩陣......無錯, 只係感覺上。 只要唔係公司連鎖倒閉的話, 應該無咩問題。但其實二當家覺得本質上都係同 MBS 果類一樣, 派得高息, 一係高槓桿, 一係一手垃圾債券組合而成。 再者, 買基金都係講個信字, 你又唔知佢點 Trade, 雖然可以睇到 top holding, 睇到槓桿比率, 睇到管理費抽成, 但係, 我相信一眾散戶最著重都係睇派幾多息, 有心D既就睇埋有冇 ROC, 買得基金相信都會有種「懶」既心態。

另外一個問題就係稅務問題, 相信一眾師兄姐都承認美國既稅務係煩到癲既, 基本上睇住個 Yield 再打7折, 10厘既扣完稅後得7厘, 7厘既扣完稅後得5厘唔到, 好睇唔好食, 唯有既好處係有部份基金係月月派息, 如果計埋數, 月月派息出糧俾自己又係幾爽既。最後一點, CEF 並非定息產品, 當基金減派息又或者要派 ROC 果陣, 其面值必然會急速下跌, 另外, 好多 CEF 個價宜家有唔少既 Premium 係入面, 雖然同股票既 PB 一樣, discount 既唔一定好, premium 亦唔代表差, 但二當家梗係建議買果陣最好有 discount 啦。


總括黎講, 係大跌市, 大恐慌下, 以上既產品都係跟住一齊跌, 如果用 cash flow 既角度黎睇, 二當家覺得係不錯既, 問題係一個老散, 手上可以點樣去分散風險, 同埋可以分到幾散。假設手上有20隻BOND, 回報6%, 只要有一隻 total loss, 回報可能得番 1% 甚至更少, 到底手上分到幾散至叫安全? 一般老散又係咪可以管理到 50, 甚至 100隻投資項目? 當然, 開槓桿加大回報都係一條路, 尤其低息環境下, 但個息差要幾大至可以平衡到個風險? 再者, 投資定息產品都有機會成本, 假若未來都係大牛市, 定息產品既回報就遠遠不及股票 (理論上)。最後, 在網上睇到一句腰心腰肺既說話

別在吃苦的年紀選擇安逸😭


Tuesday, February 2, 2021

我隔離了 28 天 (一)

台灣往香港

在上年年中時, 二當家已經計劃要回港一趟見見親人朋友, 因為在社運及疫情下, 已經超過一年沒有回港。疫情的管控措施天天不同, 二當家希望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盡快與家人碰面。幸好公司亦理解到二當家作為海外派遣人員的需求, 幫忙作一些特別的安排, 不然如何拿一個半月的假期。

在暫別台灣之前, 首先要幫家裡儲糧, 買進了一堆的急凍食物, 乾糧, 還有甜食 (避免抑鬱)。一早打車去台灣的桃園機場, 原本每天十多班往來香港/台灣的航班, 最後只剩係每天一班。桃園機場內的人流比我想像中的多了一點點, 剛好碰到了一班去東南亞的航班辦理登機手續, 那條隊伍長達50~60人, 聽說是因為很多外僱安排回自己的家鄉。

登機時也是一般的流程, 沒有太多特殊要求, 上機前已經把入境香港的健康申報表填好。飛機上約得 1 成的乘客, 看到幾個比較著緊的乘客穿上全套防護衣上機, 二當家心想「不用吧, too much」。二當家自己其實不太緊張, 因為台灣跟香港已經算是疫情控制得比較好的地方。況且, 最高危的應該是那些空中服務員吧, 她們也只是載上口罩而已。機程中大部人都沒有飲食, 去洗手間的也沒幾個人, 算是二當家坐過最安靜的一次飛機旅程。 

下機後, 終於見到了久違了的香港國際機場, 整整一個客運大樓的店舖都是沒有在營業的, 下機的乘客跟著指示及單向流程, 詳細的流程已經記得不太清楚, 大約是先檢查健康申報, 登記個人資料, 配載手帶, 解釋防疫禁制令, 領取檢疫用品, 及自行提取樣本。有趣的是那時候還只是要求乘客深喉討口水, 在提取樣本的區域不斷聽到「卡....吐...」的聲音, 有如大合奏一般 (後來已經改作強制鼻及口腔內採樣)。

遁交樣本後就是一段等待的時間, 有水及餅乾提供, 解釋一下政府會提供一晚酒店, 並在明天中午12時前告知結果, 防疫酒店是位於青衣的華逸酒店。大約半小時後, 我們便被安排坐機場內的巴士, 向一號客運大樓進發, 巴士差不多被濟滿才出發, 而且車內的不單只是我們航班的人, 還有其他國家回來的人, 車箱擠迫, 危險性便大大增加, 算是整個流程安排上的敗筆。

去到華逸酒店, 每個人快速的登記後便可拿著飯盒上房, 職員再三提醒是禁止離開房間直至另行通知。老實說, 二當家對房間是完全沒有期望, 只是房間比起想像的還小, 洗手間要開門才夠位穿褲子,  配上非常殘舊的傢俱, 還有一台大牛龜雪花電視放在窗台上, 可幸的窗戶看到日落, 算是一點小確幸。